這裡記錄UG99修習《菩提道次第廣論》的點點滴滴!Universal Generation 99 googol...

心隨法轉,勝解力行,心法相應,究竟菩提。

涓涓法音傳十方,謙謙如水受法義,
壯麗人生惠施德,及興隨順供三寶。

2017/08/29

福智日常老和尚開示:為何學戒



  • 持戒宗風 向內調伏 ──  鳳山寺「學戒堂」匾額的故事 ~淨遠法師  
      當初九二一大地震後,師父指示要蓋一個簡易的大教室,讓僧眾有學習場地,所以就在鳳山寺的東草地上蓋了一個大教室。
        蓋完後,師父取名為「學戒堂」。大家特別做了一個莊嚴的匾額,一般做法,匾額都是安置在門外的門眉上,師父却說:「戒不是外表做給人看的,而是要向內調伏。把匾額掛在門內,大家看到就會警惕自己。」所以弟子們就依照師父的教誨,將匾額安置在學戒堂門內。
          當我們看到學戒堂的莊嚴匾額時,應當憶念師父的心意,師父為我們揭示出戒律的宗風就是「向內調伏」,並帶領福智僧團成為清淨的持戒道場,令正法久住!(摘自福智僧團全球資訊網)
        • 福智-備覽班《南山律在家備覽》--上日下常法師 開示

        2017/08/23

        親近善知識,遠離惡知識

        福智僧團全球資訊網 — 堅持皈依學處,修信為根本如淨和尚

        廣論P39L04 親近善士
        第五不依過患者,請為知識若不善依,於現世中,遭諸疾疫非人損惱,於未來世,當墮惡趣,經無量時受無量苦。《金剛手灌頂續》云:「薄伽梵,若有毀謗阿闍黎者,彼等當感何等異熟?世尊告曰:金剛手,莫作是語,天人世間悉皆恐怖,秘密主然當略說,勇士應諦聽。我說無間等諸極苦地獄,即是彼生處,住彼無邊劫,是故一切種,終不應毀師。」《五十頌》亦云:「毀謗阿闍黎,是大愚。應遭疾癘及諸病,魔疫諸毒死,王火及毒蛇,水羅叉盜賊,非人礙神等,殺墮有情獄。終不應惱亂,諸阿闍黎心,設由愚故為,地獄定燒煮。所說無間等,極可畏地獄,諸謗師範者,佛說住其中。」善巧成就寂靜論師所造《札那釋難論》中,亦引經云:「設唯聞一頌,若不執為尊,百世生犬中,後生賤族姓。」

          又諸功德,未生不生,已生退失,如現在諸佛現證三摩地經云:「若彼於師住嫌恨心,或堅惡心,或恚惱心,能得功德,無有是處。若不能作大師想者亦復如是。若於三乘補特伽羅,說苾芻,不起恭敬,及尊長想,或大師想者,此等能得未得之法,或已得者,令不退失,無有是處。由不恭敬,沉沒法故。」設若親近不善知識及罪惡友,亦令諸德漸次損減,一切罪惡漸次增長,能生一切非所愛樂,故一切種悉當遠離。《念住經》云:「為貪瞋癡一切根本者,謂罪惡友,此如毒樹。」《涅槃經》云:「如諸菩薩怖畏惡友,非醉象等,此唯壞身,前者俱壞善及淨心。」又說彼二,一唯壞肉身,一兼壞法身。一者不能擲諸惡趣,一定能擲。《諦者品》亦云:「若為惡友蛇執心,棄善知識療毒藥,此等雖聞正法寶,嗚呼放逸墮險處。」《親友集》云:「無信而慳吝,妄語及離間,智者不應親,勿共惡人住。若自不作惡,近諸作惡者,亦疑為作惡,惡名亦增長。人近非應親,由彼過成過,如毒箭置囊,亦染無毒者。」惡知識者,謂若近誰能令性罪遮罪惡行,諸先有者不能損減,諸先非有令新增長。善知識敦巴云:「下者雖與上伴共住,僅成中等,上者若與下者共住,不待劬勞,而成下趣。」

        日常師父開示 21B~22A手抄稿 第三冊 p161~187,摘錄如下:

        「佛陀呀!假定有人毀謗自己的師長的話,那麼他將感得什麼樣的異熟果報呢?」

        我告訴你呀!這種人毀謗了自己的阿闍黎的話,他怎麼樣呀?墮落這個地方,無間地獄就是他的去處。這個地方是這個,時間呢?是「無邊劫」,那你無法想像地痛苦啊!所以在任何情況之下、任何情況之下,絕不可以毀謗老師。

        那麼這個地方呢特別告訴我們,在任何情況之下,你一定要親近善知識;而在任何情況之下,一定要遠離惡知識

        那麼這個地方我特別提醒大家,你不親近善知識,你必定親近惡知識,這個裡邊並沒有中立可言,不進則退、不進則退。

        他自己在無明當中,還是告訴你,就像毒樹一樣。毒樹是什麼樣的呢?就是根毒、全部都毒,那個風吹過,吹過毒樹的風吹到你身上,你就中了毒了。你完全不覺得,欸,吹的時候覺得滿涼快;然後太陽來的時候,你就坐在樹底下,覺得還很蔭,你中了毒了。這個惡知識就這麼個可怕法!啊,這麼個可怕法!

        菩薩對這個惡友的恐怖,遠超過那個醉象。為什麼啊?那個醉象最多把你命送掉,惡知識不但把你的善 (p181) 根、命送掉,把你的「淨心」,換句話說,把你的善根是連根鏟除,這麼可怕!這醉象把你這一生弄死,如此而已,惡知識一定把你送到地獄裡面去,這麼可怕!這一生弄死,最多痛苦短短地沒有幾個小時,到地獄裡是無量無邊劫。

        萬一一旦你親近了惡知識,這個惡知識像毒蛇一樣,而居然你執取不捨,你還以為他,啊,依靠他,就相當於這惡知識把你的心抓住了一樣,那個時候,你一定遠離善知識。這個善知識是什麼啊?治療我們無始三毒大病的對治之良藥,這個東西你不要了。在 (p182) 這種情況之下,雖然你聽見了正法寶沒有用,沒有用!儘管你聽見了,不要說聽見了,乃至於你講,能說能道,沒有用。下面最後一句「嗚呼放逸墮險處」,險處就是三惡道,放逸的話,精進的相反,本來佛法是照著如理行持的,現在對你聽見了沒有幫助,你沒有照著去做嘛!而且不聽,世間的惡人還不一定一定墮到無間地獄,也不一定墮落地獄裡面去,這個修學佛法的而不能親近善知識,走錯的話,是一定墮落,而這個裡邊真正最可怕的,就是那個引導你的人—惡知識,這點我們一定要了解。

        我們今天雖然末法,在這種環境之下,居然還能夠出家,那好不簡單、好不簡單啊!在座的諸位都是這樣,大有前途,各種條件這麼好,今天能夠出了家了,要想把宿生的善根繼續,記住!第一個重要的—要靠善知識,這是非常重要、非常重要!否則把宿生的難得、難得積下來的這個善根,不知不覺當中害了,把自己送下地獄,那就太划不來,太划不來!

        將來你們自己好好地努力走上去看,如果說你一旦真正地依止到這個善知識的話,修行這事情不難。這一句話我先說在這個地方,現在大家不妨慢慢地努力下去,如果說你們這一生體會到這一點,做到這一點的話,我想大家那個時候,大家值得談恭喜、恭喜!

        2017/08/22

        真如老師的一席話


        • 真如老師引用入行論開示對境修心

        2017/08/16

        欲報其恩惠,除涅槃何有?


        Bhavaviveka's 《Heart of the Middle Way》 states: Furthermore, like applying salt to the wounds of those who have been possessed. By the madness of their afflictions, I created suffering for those sick with suffering.
        【《中觀心論》云:「又由煩惱魔,傷害已成瘡,我如注灰水,反令苦病苦。】
        就像那個論上面說,由於煩惱魔所傷害,傷害了已經成了瘡了,那個時候我在上面,反而加一點灰水,就是石灰水,喔,那個東西痛得很欸!等於苦上加苦啊!這個不是我們要做的事情,不是我們要做的事情。所以我們一定要檢查,如果我們現在心裡邊不檢查,你乃至於不曉得自己在煩惱當中,那時候談佛法,那都是開玩笑,都是空話。所以我們第一件事情一定要從下士、中士,一步一步上來,而這個不是講一個空話,硬是你了解了道理,內心當中去觀照:欸,看見了事實了!把這個量加大,從這個上面才進入到上士來。

        Now, what else is there other than nirvana to repay the help of those who in other lives helped me with love and service?
        【若有於餘生,慈敬及恩益,欲報其恩惠,除涅槃何有?」】
        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說現在由於我們輾轉地這樣了解了這個狀態,感恩、念恩,然後要去報他的真正的恩的話,只有一件事情:不是用世間這種恩恩愛愛,跟三毒相應的方法,而是要告訴他世間的真相─苦。然後呢,從苦集滅道當中,不是走流轉,而是走還滅,使他得到涅槃。除了這個,其他沒有了,除了這個,沒有了!這一句話,這是唯一的。所以現在很多修學佛法的人哪,還覺得這個放不下,「哎呀!我還有這個事情……。」 (p229) 你完全錯了!修學佛法的事情,你正因為要幫他忙,所以眼前必須先放下,你必須自己做到了,你才能報他的恩。自己都做不到,然後呢,把他纏在一兒的話,那完全是說空話,這一點是最重要!

        It is said that a kindness unrepaid weighs more than the heavy bueden of the ocean together with Mount Meru and that repaying others' kindness occasions the praise of the learned.
        【不報恩擔,重於大海及須彌擔,若能報恩,即是智者稱讚之處。】
        不能報恩的這個,真正負的擔子最大的就是這個,那個重得比大海還要重,比須彌還要重。世間最大、最重的就是這兩樣東西,換句話說,沒有比這個更重的了,還超過這個。若能報恩的話,那個才是真正智者,這個智者就是聖者─佛菩薩。
        (日常師父開示95A~手抄稿 第十二冊  p228)

        2017/08/08

        常敗將軍


        影片摘自:澈見 LucidiTV《 父親節特別節目-師心 父愛 》

        聞佛道長遠,不生退怯,日常老和尚自許要當個「常敗將軍」。這樣的自我期許,有著父親在兒時的啟蒙。父親節這一天,讓我們來體會這一段師心與父愛。

        本段開示擷取自廣論音檔128A 21分51秒開始,廣論原文P.303L8「…已正趣入不令成其退轉障礙,令意全無不喜而轉。」

        廣論原文下載:https://goo.gl/jJqiEg
        廣論音檔下載:https://goo.gl/2aN8Vv
        廣論手抄稿下載:https://goo.gl/m9Vz4P


        以下摘自:廣論舊版音檔128A手抄稿第16冊P251L5

        You act for the sake of enlightenment, joyfully, not letting such sufferings become an obstacle that causes you to turn back once you have set forth.

        【已正趣入不令成其退轉障礙,令意全無不喜而轉。】

        那麼已經趣入的,那麼繼續地向上,千萬不要因為上面這種因緣使它產生障礙,乃至於使你退轉。下面有一句話特別重要喔!行為上面是這樣,然後呢意樂,心理上面「全無不喜而轉」,這個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們處處地方要注意,做了一個東西以後,你要想一想:嗨!這下我對,這下我對!儘管你沒有做得完全對,你說:嗯,沒有錯啊,但是我在 (p251) 每一步、每一步向上跨。

        所以我常常提醒自己:我是一個常敗將軍!人家說「百戰百勝」,是啊,我是「百戰不退」!一直打下去。然後呢每打一次都敗,但是我敗完了以後就快樂。啊!我還在那兒打,這樣,我還在那兒打,是越打是越快樂,是越打越快樂!我曉得這樣打下去,總有一天被我打勝。而且打的時候我也快樂,固然克服了這個敵人快樂,我挨打的時候也快樂,為什麼?我並沒有被軟暖習氣所困啊!我是跟煩惱鬥,嗯,我正在精進啊!因為精進所以挨打,欸,既然是挨打的話,我只要做對了,快樂,這個很重要、很重要!你能夠這樣的話,你自自然然而發現,並不困擾,並不困擾。

        這個說一件小小的有趣的事情,這種事情都是幫助我們策勵的喔!我記得小的時候打防預針,喔唷!一看見那個針就害怕得要命,躲得遠遠的,誰都不敢去弄。因為那個時候,在學校裡邊,喔,這個老師命令去見了,那個時候要找一個藉口,總是躲在後頭。然後呢一下有的嘛這個地方不對,有的小便去了什麼,排在最後,還是逃不走,還是逃不走。喔唷,痛得要命,咬緊了牙關,這樣來。

        後來啊,我的先父他真好,他平常就跟我常常叫我念這個儒家的書,後來他信佛了, (p252) 就跟我談起這個事情。欸,我覺得:對啊!就像剛才說的,不管你逃也好或者弄也好,你總歸逃不了對不對?你咬緊牙關這樣嘛去對,這樣。他,不管他怎麼說,我聽也聽得很來勁,碰到那個時候,心裡面總歸不行。可是呢他不停止,他一直給我打氣。打、打、打、打,後來我自己覺得:不再他打了,我自己也在打。欸,慢慢、慢慢慢,後來居然這個我一生經驗當中最強烈的一次經驗。有一次,不是,不曉得幹什麼,我想就想起了這個念頭:對呀!我勇敢,我第一個來。然後呢咬緊牙關:我不怕!結果居然一針打下去的時候,不痛耶!哎呀!我心裡面高興了幾天,高興了幾天,以後我一生一直在受用這件事情。

        日常師父遺教

        師父遺教 

        師父示寂前兩天(93年10月13日)晚間召集在場所有弟子所做的重要教誡:

          一、這群人不能散!

          成辦一件事(大乘佛法事業)需要一群人,法和友是不可分的,但一般人往往會分開。

          學《廣論》有三個鐵門檻(難關);第一個是「依師」,第二個是「菩提心」,最後是「空正見」,實際上,這三個鐵門檻美不可言。依師做到了,後面全部的道次第如探囊取物。

          師法友在無限生命中是分不開的,而且是圓的(相互輾轉增上),不是長的。所以,南無古汝唄!南無布達雅!南無達嘛雅!南無桑噶雅!

          二、經論不可不學,但是如果整天辯論,在生活中卻一點也用不上,這叫什麼佛法?所以,聞思經論一定必須與自心相續結合。

        摘自 福智之聲第156-157期 上日下常和尚圓寂專刊


        2017/08/06

        斯里蘭卡長老 贈福智僧團佛舍利


        • 斯里蘭卡摩訶菩提樹Sri Maha Bodhi
          阿育王在位時,王女僧伽密多從菩提伽耶的佛成道處菩提樹取得一截樹枝,送到師子洲(斯里蘭卡),非常慎重的移植到阿努拉哈普拉城(Anuradhapura)的彌伽園。此菩提樹已成為當今世上有記錄的最古老樹木。
          斯里蘭卡摩訶菩提樹的所在地,在古都阿努拉哈普拉的正南方。此菩提樹已有2500年歷史,仍然綠意盎然。樹身種在一個高台上,台前掛滿了五色繽紛的小市旗。
          近代各聖菩提樹的分身,都是由此樹的插枝而繁殖。

        遭遇任何事,莫擾歡喜心


        《入行論》的第六品,也就是安忍品中,有這樣的偈頌:「遭遇任何事,莫擾歡喜心;憂惱不濟事,反失諸善行。若事尚可為,云何不歡喜?若已不濟事,憂惱有何益?

          這個偈子它的意思就是,無論你遭遇到什麼事,都不要擾動自己的歡喜心。因為去憂惱根本解決不了問題,而在憂惱的時候,你反而失去造善業的機會,失去了很多很多寶貴的修善時光。為什麼呢?如果這個事情是還可以改變的話,那你就高高興興地去改變吧!如果無論怎麼努力,這個事情也改變不了了,那麼既然改變不了了,我再付出憂愁的代價,又能有什麼幫助呢?

          我覺得這裡面顯示了一種豁達的心胸,它所帶來的一種,心不太有牽掛的,一個自由、瀟灑的狀態。那麼這種狀態,不是說什麼都不管,然後什麼都不在乎的一種狀態,而是經過特別清晰的抉擇,有因的抉擇,產生出來的一種結果的推理。不一定是遇到有人讚美你,你就高興;有人說你不好,你就不高興。甚至有人把黑的說成白的,把你所做的好的都說成是壞的,把那些從來沒有過的壞事都堆在你頭上,然後我們就從此過著憂鬱的人生嗎?

          世界上也有很多人名譽被詆毀了之後,他就去自殺。以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就是人們用輿論殺死了一個年輕的女孩子,或者評論家用非常鋒利的筆觸,殺死了一個年輕的詩人等等,歷史上都發生過這種事情。但是對我們修心的人來說,遇到了這種逆境,或者示現來傷害我們的,這恰恰是修心的一個機會。如果把這個看成一個大好的機會,拿這種境界來修心的話,心裡是不是會有一絲絲的喜悅?因為透過這樣的境界,我們能夠長養內心的力量。

          如果我們的內心有力量的話,何愁過不去任何人生的溝坎呢?所以,還是透過一切境界來修心吧!當我們的內心強大的時候,還會有敵人嗎?還會有怨家嗎?
        (摘自:福智僧團全球資訊網 ──真如老師開示  遭遇任何事,莫擾歡喜心)

        (5)選定接班人,率僧團攀五大論高峰


        因為師父(日常老和尚)對眾生任運的、無私的大悲心,及建立教法的悲願,福智僧俗二眾的廣大事業逐步開展。為成辦金字塔頂端,師父選定接班人──上師來帶領福智僧俗二眾。

        師父說:「這一生,我覺得最最受用,最最受用的是,不但理論了解,親眼看見,真的有人他能夠把大師的教法,真正的在他身上面,迸發出光明來。下面總有接我位子的人,假定說你還是跟在這裡,你一樣把他看成大師看,對你絕對有好處。

        師父示寂第三年,上師為成辦師父遺願,開始建立僧團五大論學制。五大論包括:法稱論師的《釋量論》、彌勒菩薩的《現觀莊嚴論》、月稱菩薩的《入中論》、世親菩薩的《俱舍論》,以及功德光大持律師的《戒論》。

        對僧團法師們來說,正學五大論的時候,是滿辛苦的,也會有壓力。於是全班團結起來一起學習,使僧團更加和合。而上師更是傾盡生命,不間斷的陪伴及鼓勵,給予法師們最大的支持。

        在學習課程量最多的時候,法師們心力低落,抓不到前行的力量。上師捎來一封信,給予最深的理解與支持:

        「靜一下,坐一下,像一株草,站立在晨光中。如一朵花,靜立月下。寧靜就在你內心深處。汲藉著雲影天光,風聲樹葉,闌珊星光之鑰,打開那屬於你的寶藏,你便是那擁有寧靜的主人。我的祝福,就寫在綠葉上,寄給了遠方的你們。當憶念的風吹起,請傾聽。」

        在上師的陪伴下,五大論第一班法師以整體學習的方式,克服種種艱辛,終於完成了第一輪學習。對福智僧團來說,這是一件非常非常大、非常令人歡喜的事,是歷史性的一步!
        (摘自:福智僧團憶師恩(五)──選定接班人,率僧團攀五大論高峰)

        跟真如老師學習的最大收穫——如證和尚(有字幕)

        讚僧(二):端嚴比丘心意專誠 諷誦如來美妙經

        太陽王傳說:禮讚恩師日常老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