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記錄UG99修習《菩提道次第廣論》的點點滴滴!Universal Generation 99 googol...

心隨法轉,勝解力行,心法相應,究竟菩提。

涓涓法音傳十方,謙謙如水受法義,
壯麗人生惠施德,及興隨順供三寶。

2010/07/22

思惟三惡趣苦

【若思如是惡趣眾苦,應作是念,現在探手煻煨之中住一晝夜,或於嚴冬極寒冰窟,裸而無衣,住爾許時,或數日中不用飲食,或蚊虻等,哳咬其身,尚且難忍,何況寒熱諸那落迦,餓鬼旁生互相吞噉,是等眾苦,我何能忍。】

了解了這個道理以後,我們應該對上面所說種種的惡趣苦如實去思惟。這就是我們學這個真正主要的原因。但因為我們不大容易思惟得起來,無從想起,那就從眼前能體會到的去感受。例如把手伸到火爐的炭堆試試看,我們連碰都不敢碰,如果放一晝夜,那怎麼受得了?或者冬天裸著身體在極寒冰窟內停留一些時候,對 我們來說,不大容易找得到冰窟,可是有冰塊,到了冬天很冷的時候,把上衣脫掉,然後拿一個冰塊放在手上,或者放在身上,自己就無法忍受。所以,大師策勵我們認真去感受,不要當作學問看,而是幫忙我們,透過思惟三惡趣苦來策勵自己,這是很重要的。   

除了熱、寒以外還有饑餓,你幾天不吃試試看;或者是蚊蟲等來咬我們,被蚊子咬尚且很難忍,或者被虎頭蜂叮一下也非常痛,若是在地獄裡被鐵嘴啄,怎麼能忍受?人道當中一點點的熱、寒、餓我們尚且無法忍受,何況是熱地獄、寒地獄等,乃至餓鬼、旁生當中的苦,像這種情況我怎麼能夠忍耐呢?這樣的心情,要生起到什麼程度呢?

【度現在心,乃至未能轉變心意,起大怖畏,應勤修習。若雖知解,或未修習,或少修習,悉皆無益。】

這句話是個總示,對我們非常重要。要衡量一下我們現在的心,對三惡道苦害怕到什麼程度,必須要能轉變心意,一想到這個心裡就起大恐怖,只要這恐怖心 還沒有現起都應勤修習。內心要產生怖畏,才能推動我們努力去做,否則就算知道了,但未修習或少修習,那都沒有好處的。了解是了解了,但是不經過思惟就沒有推動的力量,或者雖然我們修了,但只象徵性地修一下,這個也沒好處。   

三惡趣苦真正重要的,就是策勵我們在得到暇滿人身的時候,應該努力地修行。所以了解了上面這些痛苦的情況之後,緊跟著要去如法修習。假定單單只是聽過而沒有真正去修,萬一自己真的墮落,那是絕端痛苦,根本沒辦法修行。所以趁我們得到暇滿人身能夠修行的時候,要如理去思惟、觀察,一旦真的能夠達到大師所指示的修行量以後,內心會轉變,對於將來會起很大的恐怖,所以要趁現在有機會可以修行的時候去努力,就不會浪費時間,對一些次要的事就不會去管 它。所以要透過串習使得自己轉變心意是非常重要的,否則的話,就算了解而不去修習,或者雖然修習了,但力量不強,還是會被老習氣轉過去,那也沒用。

【是故能滅懈怠,能發精進,勤修正道,策發其意,令希解脫及證解脫,其根本因者,謂讚修苦。縱有大師現住世間,於此教授,更無過上而可宣說,即於此中,發生下中士夫意樂,次第極顯。】

能夠滅除懈怠的就是發精進,實際上這是一件事情的兩面,要能發精進去修正道,必須內心當中意樂先轉變,願意斷除煩惱,因為煩惱會使我們造惡業而感苦 果;願意認真如理修行,因為修行可以解決這些問題,自己有這樣的好樂心,這個是非常重要的。而策發內心希求解脫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修苦。不是等到你苦了才修,而是在還沒感苦果之前,就去修那個苦的內涵,所以說讚修苦。所謂的修,就是理論了解以後不斷去思惟,到後來會轉變我們的心意,推動我們照這個方向去 做。修苦是最根本的原因,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很多條件,比如飯根本因是米,如果是麵的話,麥是根本因,但是單單有米跟麥還是不行,還要有其他的條件。   

策發我們精進求解脫的根本因就是修苦,這裡的大師就是指佛,就算大師在世間,他告訴我們的也就是修苦,再也沒超過這個的了,實際上這個教授是從佛絲毫無差地一代一代傳下來的。   

透過修苦,才能真正生起下士及中士的意樂,這個次第非常明顯。前面在道總建立上很清楚明白地說,《菩提道次第廣論》是要引導我們成佛,要成佛就要發菩提心、修菩薩行,這個叫上士,但是上士前面的準備就是中、下士,所以要由下而中依這樣的次第增上。先是念死,進而想想死了以後,極可能會墮落三 惡道,這些使我們能夠策發下士意樂。進一步了解就算生了天,還是會再墮落,因此一定要跳出生死輪迴,這是中士的意樂。在此之上,進一步推度自心用種種的方 式去利他,那就是上士,這個次第是非常明顯的。所以每學到一個地方,自己就要把道次第串聯一次,這一點對我們非常重要,如果不了解這個特點,把次第弄錯 了,那就很糟糕。   

以三士道來引導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摧伏增上慢,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們漢地一般來說是大乘根性,這是好的,可是現在大家並不了解佛法的次 第,動不動就說我是學菩薩的行者,乃至自命為菩薩,實際上真正的菩薩是起心動念處處為了別人,而且必須是因為自己先了解生死的苦,才進而要幫別人徹底解 決,所以如果沒有真正中士的內涵,不可能有上士的意樂,同樣的如果沒有下士的內涵,也根本不可能有中士的意樂。現在連下士都沒有,嘴巴講「為利有情願成 佛」,就自以為是菩薩了,這是非常嚴重的增上慢。發了菩提心以後還要廣行菩薩道,那時再去證空性,否則很容易起增上慢,把我們該走的那條道路就走錯了。所 以這地方又特別強調一下,前面說的次第非常重要,而每一個地方的質、量要到什麼情況才算,絕對不是嘴巴上面唸一下,或者似是而非好像有這麼一點就可以。有 一位同學跟我講,他對緣起性空很有感覺,你不能說他一點認識都沒有,可是等他真正去實踐以後,才知道還差很遠。我自己的經驗也是一樣,必須慢慢去體會才曉 得,我們沒有以正確的聖教來衡量的話,自己不會認識真正的質跟量。前面是講思惟三惡趣苦的質,以下講量。

【淨修心量,亦是乃至未起如是意樂以來,應須恆常勵力修習。】

思惟三惡趣苦可以淨化自己的內心,要修到什麼程度呢?遇到任何一個境,這種害怕的感覺會任運生起來。所謂任運就是不假思索的,平常我們不假思索立刻 生起的就是自己的習氣,看見相應的東西就歡喜。現在要照著《菩提道次第論》告訴我們的次第一步步走上來,修到不假思索一碰到那個境界就感覺到害怕,曉得這 些一沾上的話,將來就要受三惡趣這麼嚴重可怕的果,如果這種心理還沒現起,都還要修。

【此是切要,現得善身,若如是思,能淨先作,未來減少。先所作善,由猛欲樂,發願令轉增長繁多;諸當新作堪能趣入,則日日中能 使暇身具足義利。】

能發這樣的心是最重要的。我們現在得到了這個賢善之身,能夠修行佛法,如果能夠照著這樣的道理去做的話,以前的惡業可以淨化,未來可以減少造惡。以 前造的善業,由於這樣很強盛的欲樂,能使它增長廣大,將要新作的善業也能夠作到。這樣的話,豈不是使我們有暇的人身一天都不空過,真正產生最好的用場了。

【若於現在不思彼等,墮惡趣時,雖求從彼畏怖之中,救護依處,然不能得。爾時於其應不應作,無慧力故,不能取捨。】

前面所說的這些都必須趁現在還沒有墮落時努力去作。如果現在得到暇滿身卻不如法去思惟這些道理的話,除了隨順我們的習氣,沒有第二條路好走。隨順我們的習氣永遠流轉生死,在輪迴當中,惡業是絕端地多,善業是非常地少。將來的果就看你造的業有多少,既然造這麼多惡業,那必定墮落。墮落惡趣以後,你想要求救護都沒有用。前面在三惡道苦當中已經講過地獄是絕端地痛苦,一旦墮落,除了忍受這個痛苦以外,沒有其他任何辦法,餓鬼也是如此,而畜牲根本沒有能力去 抉擇善惡。所以一旦墮落了,即使要求救都來不及了。墮落三惡道以後,對於什麼是應該做的、什麼是不應該作的,因為沒有智慧力,根本就無法取捨。

【如《入行論》云:「若時能行善,然我未作善,惡趣苦蒙蔽,爾時我何為。」又云:「誰從此大畏,能善救護我,睜其恐懼眼,四方 覓歸依,見四方無依,次乃遍迷悶,彼處非有依,爾時我何為。故自今歸依,諸佛眾生怙,勤救眾生事,大力除諸畏。」】

這是《入行論》上面策勵我們的偈子。它說假定我們有機會能夠做好事時沒有去做,而沒有做好事多半是造作惡業,以後墮落了,整個被惡趣苦蒙蔽住了,那 個時候我能怎麼辦呢?在這麼恐怖的狀態中,誰能夠來救我們啊?我們可以想像得到,當突然之間遇到一個絕端恐怖的情況,我們是不是會想辦法求救?這是個很現 實的問題。此時內心充滿了恐怖,到處找真正可以幫忙我們,作為我們依靠的人,卻都找不到,心中只有一片迷悶,那個時候我怎麼辦?現在要好好地想,一旦墮落 就來不及了,要趁現在還能有所作為的時候,好好地找皈依之處。真正可以皈依的是誰呢?只有佛是一切眾生真正可以依靠的,因為佛唯一努力的就是「勤救眾生事」,勤就是精進,佛只做一件事情,就是救眾生。他不但努力救,而且他有大力,能夠「除諸畏」,幫忙我們解決一切的問題。《入行論》上這個偈子我們要好好 地擺在心裡面。

【此僅粗分,廣如《念住經》說。定須觀閱,數數觀閱,於所觀閱,應當思惟。】

這個地方所說是粗淺的,但是重要的內容都已含攝在裡面,在《念住經》裡面有詳細的說明。我們一定要把它拿來好好地研閱,而且要常常去研閱,並依著去 思惟,才能策勵我們努力去做,這個才是我們眼前最最重要的一個特點。到這裡為止,是思惟三惡趣苦。(摘自《菩提道次第廣論》淺釋──P96L2~P98L3)

  • 生命大考──病苦逼惱身心──母親開刀記
    折騰了一天,好不容易將母親送回病房,醫生說原本是以腹腔鏡手術將右腎取出,但因腐爛造成嚴重沾黏,最後只好將腹部切開,當我看見那三筒抽出的膿血及腫漲 的腎〈竟和豬心一般大〉,只能用怵目驚心來形容。母親並未完全清醒,她仍然陷在極度恐懼中,不斷的發出囈語: 有一大群人拿著鐵棍打她,她沒命的奔逃,原以為已到一安全地,卻發覺自己竟然逃進一個大鐵籠內,被打到皮肉全無,只剩一截截的骨頭,她哀號著:「讓我死掉 算了,我沒辦法忍耐了!」趕來探望的小妹和弟媳婦則不解的詢問著:「怎麼會這樣?」而我則震驚的回想《廣論》裡「三惡趣苦」種種地獄的相狀,一方面感恩佛菩薩示現這麼明顯的境讓我學習,一方面難過這竟是透過我摯愛母親的痛苦經驗而得到。

2010/07/17

地獄苦

【如是能感於彼等中受生之因,如下當說,極近易為,於日日中亦集多種,先已集者現有無量,是故不應安穩而住,應思此等深生畏怖,與彼中間,唯除隔絕悠悠之息而無餘故。】

感得這麼可怕的地獄果報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業,對境起心動念以後,身口就跟著它造作,有時候我們講得很好聽,可是心裡卻不是那麼一回事情。講得好 聽、做得很好看都沒用,業是騙不了人的,我們常常覺得自己是為了別人好,實際上心裡面完全是為自己,有很多情況之下,乃至於自己都不知道,我們最可憐的就 是這個。

地獄業非常容易造,眼前處處都是,我們每天都造太多這種業,以前不知道,現在學了佛法以後,自己可以觀察一下。平常我們聽了一個道理,內心 當中儘管也覺得這個法對我們很重要、很好,可是我們感受很深,願意很認真照著去學的有多少時候?而根本不管法,隨順著自己的習氣去走的又有多少時候?我們 一碰見境界的反應是些什麼?就算我們有的時候想修行,又能夠維持多久?譬如現在大家自己看書或者做早、晚課時,是什麼心情?坐著聊天、吃喝,或者今天煮了 一點酥油茶了,大家又有什麼心情?自己稍稍比較一下,很容易就感受得出來。仔細地去檢查的話,每天都有太多、太多這類的業,是非常容易造,而且隨時都可能 造的。   

不僅眼前是這樣,以前可能已經累積了無量無邊了,這是實際狀態。平常我們還覺得舒舒服服、安安樂樂,了解了這個特點就不能這樣了,應該多去 思惟,使自己生起很大的恐怖,它會策勵我們,當我們感到可怕時,就會努力去修行,就像生了病,曉得這個病非常嚴重,乃至會死,那就會一心一意找醫生。我們 造了這麼多嚴重的業,只是眼前還沒死,而實際上跟死的距離是「唯除隔絕悠悠之息」,一口氣不來,馬上就去了。所以與其忙世間的種種,講世間的很多道理,不 如把心放在思惟法上面,這才是真正重要的。   

想到這裡,我想起以前自己跟隨老師的情況,現在有些同學也是這樣,我心裡面非常難受,非常傷心,難受我自己以前沒有早一點覺醒,傷心我現在 沒辦法幫大家的忙。以前我也是遇到一些事情就會跑到師長面前去抱怨或者訴說,而老師總是叫我不要多管這些事情,我那時一直覺得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不管 呢?老師告訴我的話,我總是不太容易聽得進去,總覺得我心裡面有這麼多的話,他為什麼不聽我講呢?我現在才了解,其實老師早就經驗過這種事了,這不是我們 應該想的事情。所以如果你條件夠的人,現在聽到了就懂,否則過幾年以後,你會真正體會到,這件事情體會得越早越好,即使你很久以後才體會到也還來得及,如 果這一輩子都體會不到,那你走這一趟人生就很遺憾了,這是我們要了解的。   

這個地方就告訴我們這個特點,我們應該了解、分清楚眼前應該解決的問題的輕重。世間上人與人之間的是非,不管你說得多清楚,永遠在煩惱當 中,既然這些是非釐不清,理它幹什麼呢?最好的辦法是一刀斬斷,用智慧火一燒就沒有了,真正重要的是緣念法,時時省察自己內心緣念的是什麼,那才是最重要 的、最有效的。

【如是亦如《入行論》云:「已作地獄業,何故安穩住。」《親友書》亦云:「諸作惡者唯出息,未斷之時而間隔,聞諸地獄無量苦, 如金剛性無所畏。見畫地獄及聽聞、憶念讀誦造形相,尚能引發諸恐怖,況諸正受猛異熟。」】

造了惡業一定會感果,只要一口氣不來,馬上墮落,我們哪有時間忙世間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如果你真正了解自己將要墮入的地獄其中的相狀,那簡直是無 法忍受,而我們現在居然像金剛一樣動都不動,實在是很顛倒的事情。親自去看畫的地獄,或者聽見人家講,尚且會恐怖,何況是將來要親自去受。

【生死苦中諸惡趣苦,極難忍受,其中復以地獄諸苦極難堪忍,於一日中,以三百矛無間猛刺,所有痛苦,於地獄中,微苦少分,亦莫 能比。諸地獄中,又以無間苦為至極。《親友書》云:「如於一切安樂中,永盡諸愛為樂主,如是一切眾苦中,無間獄苦極粗猛。此間日以三百矛,極猛貫刺所生 苦,此於地獄輕微苦,非喻非能及少分。」】

生死輪迴當中,惡趣苦很難忍受,尤其地獄最痛苦。每天以三百支矛不停地猛刺所產生的痛苦,比起地獄的苦還是非常少的,所有的地獄當中又以無間地獄最 可怕。一切的安樂當中,最快樂的是「諸愛永盡」。我們現在的快樂都是由貪愛而來的,但是真正的快樂是要把貪愛去掉才會產生,這有個比喻:痲瘋病人癢的時候 去抓一抓,覺得很舒服,但是真正最快樂的是不要有痲瘋病。痲瘋是身體上的病,我們現在的心病是貪愛、貪著。因為貪著所以歡喜這個,歡喜那個,當貪著滿足的 時候,就會覺得很歡樂;但是當渴望的東西得不到的時候就發瞋心;對真正的苦樂分不清楚,這是癡心。而真正的快樂是認識了這個而拿掉它,所以「永盡諸愛」才 是真正的快樂。反過來說一切痛苦中,無間地獄最厲害,即使是三百支矛不斷地猛刺,也比不上無間地獄少分的苦,這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我們被一根針刺到都受不 了,刀割更是嚴重,何況三百支矛不停地刺,可是這樣的苦比起地獄來簡直是少分都比不上。

【能感如是眾苦之因,唯是自內三門惡行。如是知已,應盡士夫力用策勵,輕微惡行,莫令染著。即前書云:「此諸不善果種子,即身 語意諸惡行,汝應盡力而策勵,縱其塵許莫令侵。」】

這個苦不是沒有原因的,也不是別人能夠加到我們身上的,都是我們自己造的,所以怨別人沒有用。我們平常都是怨別人,但真正重要的是在自己身、口、意 三門的造作,善惡都是透過這個而造的。了解了這個道理以後,我們要盡最大的努力,哪怕最小的罪也不要去犯。(摘自《菩提道次第廣論》淺釋──P92L1~P92L11)
  • 地獄火──福 智之聲第173期 賴錫源學長
    八十三年師父到印度,德里溫度高達四十多度,師父住宿旅館時,仍選擇沒有冷氣的房間。師父回國後,我正好有因緣請問師父:「為何抉擇住沒冷氣的房間?」師 父回答:「想到地獄的猛火那麼粗猛,現在這麼一點點的苦,和地獄火比起來,算得了什麼呢?」
      師父抉擇事情的方式都是和法相應的方式,而不是世間的利害關係,真是殊勝啊!

2010/07/11

八寒地獄

【《本生論》云:「斷無見者於後世,當住寒風黑暗中,由此能銷諸骨節,誰欲自利而趣彼。」此說住於黑暗之中。】

這一點非常重要,會掉到寒地獄去的原因是持「斷無見」,凡是持這種見解的,將來就會到寒地獄去。佛告訴我們世間的真象是性空緣起的,「性空」跟 「空」不同,很多人都不了解,以為性空就是空,其實不然。性空是非常不容易了解的,它的內涵現在先不談,但我們必須先了解空跟性空是兩回事情。譬如我手上 拿著一塊木頭,這個木塊就它的本質來說是性空。不是說東西被拿掉了,空無一物,就叫空,這是大家看得見的,不用講就能懂,如果還要佛來講的話,佛法就太不稀奇了。如果以為性空就是這樣的空,那是我們對佛法的誤解。就像這個木塊一樣,世間任何東西我們都會很執著,好像它天生就有。在本論後面最重要的地方就是 講這個,凡是世間存在的東西,都是由種種因緣聚集而組成的,並不是天生就是如此的,這種存在現象的本質就叫做性空。   

什麼是斷無見呢?對有情生命的認知有兩種差別:一個是正確的認識,一個是錯誤的。錯誤的認知又有兩種:一個叫常見,一個叫斷見。「常見」是 說人死了以後靈魂會繼續下去。靈魂住在身體裡,就如同人住在房子裡,房子壞了,但住在裡邊的人並沒有死,同樣的,身體死了,但住在身體裡邊的靈魂是不壞 的。人進入房子,把門窗打開,這間房子很有生氣;等到房子壞了,住在房子裡的人只是離開而已,並沒死,這個叫靈魂不壞,這是常見。   

凡是執常見的人,他會承認有前世、這一世及後世,雖然他不一定能夠把握住問題的中心,但比執斷見好。斷見是認為死了就沒有了,因為斷見,所 以就會覺得沒有所謂的三世因果,事實的真相被這些見解所蒙蔽,進而因為看不清真相而造種種非常可怕的惡業。本來保護我們最好的就是正確的知見,現在這個正 確的知見被蒙蔽了,我們真正最佳的保護就被毀掉了。斷無見的人後世感的果報就是住在「寒風黑暗」中,不但寒而且黑,一無所見。冷到什麼程度呢?「銷諸骨 節」,寒、痛得簡直無法形容,連最最裡邊的骨節都躲不掉。既然我們希望自利利人,怎麼可以做這種顛倒的事情。   

前面的部分是敘述寒冰地獄受苦的果報,而《本生論》說的是所造的因,現在我們既然了解了果報這麼可怕,當然不願意再去造這個因。所以平常的 時候,千萬不要把這種常見或斷見的錯誤知見隨便告訴別人,因此我們自己本身要好好努力學習,以期能徹底了解。至少在沒有徹底了解之前,努力去聽聞、辨別, 以這些提升自己,一方面就自己所了解的,也隨分隨力告訴別人,這樣才行。

這件事情對我們很重要,但願諸位心平氣和地先把這些文字再看一下,其中有幾句話要記住:「彼諸有情,為求舍宅,遊行至此」。他絕不是張開眼 睛往水裡跳,而是因為在無明當中,被無明的習氣推動,當初造業的時候覺得好玩而造了這個業,當果報現起的時候,習氣又來了,又覺得好玩。我們現在做很多事 情,理論上雖然了解了,但心裡總覺得這個不那麼嚴重嘛,心裡不知不覺地認為蠻好玩,自己並不感覺到這個叫無明。通常我們造業的時候自己不會感覺到警惕,還 覺得順理成章,人嘛當然這樣,不去享受要幹什麼?現在西方很多年輕人受斷見的影響,覺得就這麼一次的生命,為什麼不好好地享受?所以斷見最可怕的是,他並 沒有造嚴重的惡業,但如果普遍地去影響別人的話,那他將來就會到寒冰地獄,假定因為斷見再起瞋心或鬥爭,那就更嚴重了。(詳《菩提道次第廣論》淺釋──P91L1~P91L2)

2010/07/04

地獄壽量

此諸大苦,要經幾時而領受者,如《親友書》云:「如是諸苦極粗暴,雖受經百俱胝年,乃至不善未盡出,爾時與命終不離。」謂其乃至能受業力未盡以來,爾時定須受彼諸苦。此復人間五十歲,是四天王眾天一日一夜,以此三十為一月,十二月為一歲,此五百歲是四天王眾天壽量。總此一切為一日夜,三十日夜為一月,此十二月為一歲,此五百歲,是為等活地獄壽量。如是人間百歲二百四百八百千六百歲,如其次第是三十三,乃至他化自在諸天,一日一夜,其壽量者,謂各自天千歲二千四千八千萬六千歲。如此次第,是從黑繩,乃至燒熱一日一夜。以各自歲,從千乃至一萬六千。《俱舍論》云:「人中五十歲,是欲界諸天,下者一日夜,上者俱倍增。」又云:「等活等六次,日夜與欲天,壽等故彼壽,數與欲天同,極熱半無間中劫。」《本地分》中亦同是義。(詳《菩提道次第廣論》淺釋──P88L8~P89L3)

  • 欲界天及地獄壽量
  • 史威登堡的啟示 (福 智之聲第104期)
    十八世紀最頂尖的科學家、最顯赫的思想家史威登堡,留下許多靈界體驗的記錄,現由大英帝國博物館珍藏。《菩提道次第廣論》是宗喀巴大師(文殊菩薩化身)教 證具足的修行歷程,全面呈現真正離苦得樂、圓滿生命的完整理念,以及如何步步向上的正確次第;而史 氏的經歷,以其個人的品德修養與科學素養投入靈魂的探討,讓現代人更能確立生命無限之真實、心靈反被物質奴役之錯謬。故本期刊載「史威登堡的啟示」一文, 期使大家對走增上生道感覺更篤定而踏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