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記錄UG99修習《菩提道次第廣論》的點點滴滴!Universal Generation 99 googol...

心隨法轉,勝解力行,心法相應,究竟菩提。

涓涓法音傳十方,謙謙如水受法義,
壯麗人生惠施德,及興隨順供三寶。

2009/10/30

金瓜蚊子

2009年10月26日星期一中午吃便當時,突然發現菜中的金瓜(台語對南瓜的稱呼)停著一隻蚊子(外相莊嚴祥和),馬上為牠三皈依,没有驚動牠,繼續吃飯,心裏開始有點納悶?怎會有如此蚊子這麼安住地在金瓜上!動也不動地站立在金瓜上,翅膀還張開著,完全不受我吃飯動作的影響,這樣安住的功力,真令我從心佩服,不過隨著時間一久也開始懷疑牠是不是往生了?於是試著將牠停留的金瓜移到便當蓋上,果真牠還是不動,確定牠往生了。

百思不解的是,蚊子從何而來?當我打開便當蓋,第一個動作就是移動金瓜,當時並没有看見蚊子,等到吃完第二口飯,才突然看見牠,而且以很安住的姿態站立在金瓜上,剛開始以為是辦公室的蚊子,可是回想從早上班至午餐打開便當前並没有發現任何蚊子在我身邊飛舞,當我第一眼看到這隻蚊子,牠就已經很安住地站在金瓜上,而且後來確定在當時牠就已經往生了。心裏納悶著,怎麼會有這樣的蚊子,以這樣的方式示現在我面前?

另外我又想到,星期日早上在家裏一樓浴室有遇到一隻蚊子,牠的體形和這隻蚊子長得一模一樣,身軀飽滿豐盈,當時我還跟牠手舞足蹈一番並同時幫牠三皈依,因此印象深刻。難不成星期日晚上將便當盒蓋上時,牠就已經在便當裏面了,如果是這樣,經過一夜的冷藏及隔天中午前被蒸飯機蒸二小時後,照常理便當中的蚊子,應該是癱著身子在金瓜上往生,不可能栩栩如生地以展翅站立之姿在金瓜上往生?然而這樣的不可能,卻讓我親眼看到。

不管蚊子從何而來?不可思議處是,牠怎會以此莊嚴立相往生?這樣的示現在告訴我什麼?不管何以有此因緣,當下的示現令我非常感佩,決定將牠與所站立的一小塊金瓜保存下來,不忍當作廚餘丟棄。

10月27日星期二晚上研討班上課時,消文進度有此段(LR.P309L5):
如云:「不應自退怯,謂不證菩提,如來諦語者,作此諦實說。所有蚊虻蜂,如是諸蟲蛆,彼發精進力,證無上菩提。況我生人中,能知利非利,不捨菩提行,何不證菩提。」

師父開示:佛說一切有情,乃至於最下等的蚊虻,最後都能夠證得菩提,何況現在我不但是人,而且得到賢善的暇滿人身,具有智慧力,勢力和梵行的能力,曉得取捨之處,所以只要運用我已有的這個能力,繼續不斷去策發精進不懈怠不終止,佛果怎麼證不到呢?

因前述中午便當金瓜蚊子之因緣,當我看到此段文字比起前陣子預習時更能體會所述涵意,感恩此蚊示現的精進相!祝福牠早日證得菩提!

感恩師父以此不可思議的蚊子因緣教誡弟子,要精進啊!不可懈怠!

祈願以此金瓜蚊子因緣策勵自己精進向上,生生世世跟緊師父,證得菩提!



2009/10/25

孝子心

P30L1~L4

【即彼九心攝之為四:棄自自在,捨於尊重令自在者,如孝子心。】

這九種心可以歸納為四點來說明:第一、我們在親近善知識的時候,首先最重要的條件就是要捨掉自己。平常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的狀況是--我要怎麼辦就 怎麼辦,可是要親近善知識第一個要注意的就是,不是「我要怎麼辦就怎麼辦」,而是要把「我要怎麼辦」放掉,要隨順善知識,善知識要我怎麼辦,我就怎麼辦。 這就世間的觀點來說會顯得很荒唐,大家都是為了我、為了自己開心,現在為什麼教我不為自己而要為善知識呢?所以假定對佛法沒有認識的話,光是這第一點就不 可能接受,我們中國古代傳統的孝子心,現在這個社會已經說不通了。所以前面曾經談過,修學《廣論》需要具備很多條件,沒有這些條件是不可能的。在宗大師那 個時代,真正學《廣論》要非常夠條件的出家人,在家人根本沒機會,現在我們都是種一點善根,出家人固然能聽,希望能好好地學,在家人聽到了也一樣,但願我 們隨分隨力照著去做。   

要「棄自自在」,我們現在真的自在嗎?其實一點都不自在。我們自己覺得很自在,實際上是煩惱的奴隸,被煩惱緊緊地繫縛,又被煩惱覆蓋 得什麼都看不見。我們真正的狀態就是這樣。如果什麼都看不見、都不能動也還好,麻煩的是被煩惱耍得團團轉,一天到晚當煩惱的奴隸,這是我們最可憐的地方。 所以如果希望捨掉它,就得跟著善知識學,善知識是智慧眼目,他帶給我們光明、帶給我們希望,會讓我們看清楚事實的真相,幫我們從煩惱的奴役當中解脫出來。 這是我們不曾學習過的內涵,所以除了百分之百聽他的以外,沒有第二條路好走,後面會很仔細地說明這個道理。所以九心當中第一個就是孝子心。

【謂如孝子自於所作,不自在轉,觀父容顏,隨父自在,依教而行。如是亦應觀善知識容顏而行。】

我們要修學佛法,但我們是世間人,對佛法還沒有體會,世間有一件事跟佛法很類似,就是世間人講的孝順,孝子心是一種與佛法相應的心態。孝子心是不會 隨自自在--我要怎麼辦就怎麼辦;孝子一定是父母要我怎麼辦我就怎麼辦,會看父親的容顏,照著父母的心意轉,這個特點在佛法也是這樣。以世間來說,父母是 全心全意為孩子著想的人,他們把全部精神用來照顧孩子、教導孩子,讓孩子得到世間最好的東西,所以小孩聽父母的,就得到最佳的保護和指導,還可以繼續全部 的事業;學佛也是如此,我們可以得到佛陀給我們的最佳保護和指導,乃至於佛陀全部的事業,所以這兩者是有共通點的。就像前面的比喻,我們應該隨順著善知識 的心意,他要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這並不僅僅是聽話,而且還要觀察、揣摩,心要很細,因為有很多的確不是語言能夠表達出來的內涵,要根據經驗慢慢觀 察;再說,也不可能一天到晚講。所以我們如果真正能夠好好地努力去觀察、揣摩,漸漸會懂得這個道理。

【《現在佛陀現證三摩地經》中亦云:「彼於一切應捨自意,隨善知識意樂而轉。」此亦是說,於具德前乃可施行,任於誰前不能隨便授其鼻肉。】

這裡引經來證成,經中的意思很容易懂,不過下面有一個特別的註解,這個註解很重要。就是我們要有孝子心,以世間來說是對自己的父母親,因為沒有一個 父母親不要孩子好的。我們修學佛法要找的善知識跟世間人有什麼不一樣?學佛最好的善知識就是佛,或者至少具體而微。佛的特點就是:他全心全意地救度一切眾 生,把一切眾生看成自己的兒子一樣;還有,佛具有最完整的智慧,把事情看得最清楚;佛也具有最完整的功德,能夠給我們最大的加持和最大的事業。而善知識就 是佛陀的縮影,所以孝子心一定要在這個條件之下去做的才對。也就是說具相的弟子要找到具相的老師,然後才能完全跟著他。跟著他要到什麼程度呢?要像他的一 頭牛、一匹馬一樣。通常牛的鼻子上穿了一根繩子,主人牽牠怎麼走牠就怎麼走,沒有任何自己的想法,現在我們這個「我」的想法都是愚癡、畜牲的因。所以這個 比喻是說,我們遇到了這種善知識,就要跟著他學,然後把我們畜牲的因轉變成成佛的因。所以如果找到了具相的善知識,我們一定要這樣做,找不到則慢慢來。這 裡最主要的就是告訴我們要學習判別這個。(摘自《菩提道次第廣論》淺釋 P.30)

2009/10/19

棄自自在

【即彼九心攝之為四:棄自自在,捨於尊重令自在者,如孝子心。】
要「棄自自在」,我們現在真的自在嗎?其實一點都不自在。我們自己覺得很自在,實際上是煩惱的奴隸,被煩惱緊緊地繫縛,又被煩惱覆蓋得什麼都看不見。我們真正的狀態就是這樣。如果什麼都看不見、都不能動也還好,麻煩的是被煩惱耍得團團轉,一天到晚當煩惱的奴隸,這是我們最可憐的地方。

【謂如孝子自於所作,不自在轉,觀父容顏,隨父自在,依教而行。如是亦應觀善知識容顏而行。】
孝子心是不會隨自自在--我要怎麼辦就怎麼辦;孝子一定是父母要我怎麼辦我就怎麼辦,會看父親的容顏,照著父母的心意轉。就像前面的比喻,我們應該隨順著善知識的心意,他要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這並不僅僅是聽話,而且還要觀察、揣摩,心要很細,因為有很多的確不是語言能夠表達出來的內涵,要根據經驗慢慢觀察。(摘自《菩提道次第廣論》淺釋 P.30)



       最近母親很黏我,三不五時叫我帶她出去外面走走,因為母親對日夜作息時間的反應已有點不正常,不管是正午或晚上,想出去走走的念頭一現,就一直叫我的名字。

       昨日早上九點多,母親一直叫我帶她出去外面走走,那時我正好開始著手處理打算要在早上完成的事情,心裏百般不願被中斷,況且看看外頭太陽還蠻大的,於是告訴母親下午黃昏時再帶她出去,以前我這樣一講,她都會很隨順答應,可是最近都要安撫很久才能打消她的念頭,也許是這樣的情緒累積,最近開始厭煩母親叫我的名字。

       這一次母親很執著要我帶她出去外面走走,一開始我有點故意忙手中的事不想理她,採取施延戰術,可是她還是一直叫我的名字,到最後拜託的字眼都出現了,面對這樣的渴求,我依然故我,覺得出去的時間不對,母親的要求不合理,我要繼續做我手中的事情,完全没有想到母親的需求。

       隨著母親更加地拜託請求,心中的無明火開始燃起,不似以前輕言安撫,反而以有點情緒反應的口氣,向母親說外頭太陽很大,妳要出去曬乾(台語)嗎?母親回答得快,說太陽不會大,拜託啦!帶我出去走走,熬不過母親的再三要求,勉為其難地答應,不過心中還是嘀咕著,擔心太陽太大母親會受不了,邊推輪椅心中邊嘀咕,等一下太陽如果很大,看您怎麼受得了?

       出了屋外,一進入田中小道,我笑了,對母親說「阿媽」啊!您真是佛啊!您說太陽不大,真得就不大,母親一聽到我說她是佛,也發出微微的笑聲,於是我的情緒漸漸恢復到如往常帶母親出去走走的心情,不似這次剛開始那樣地不甘願,再次珍惜與母親一起享受這屋後的田園景色,而一路上太陽真得不會很大,感恩佛菩薩慈悲,如此眷顧母親,感恩師父,如此陪伴母親一路走來。

       經過這次經驗,深深覺得一切時處要能「棄自自在」實在不容易。就與母親相處二年多來的過程,以前覺得自己做得不錯的地方,其實也是來自於母親的隨順狀況,最近對於母親感到不耐煩,歸咎母親變不乖所引起,其實真正原因還是在於自己被無明煩惱所縛,正如師父所開示的一直被煩惱耍得團團轉,而且没有細心觀察、揣摩母親的需要,也許母親也被煩惱所縛,但我不就是要幫她消除煩惱嗎!

2009/10/02

中秋普茶

中秋普茶聯誼的緣起

每年中秋節前後,各地研討班陸續舉辦「普茶」聯誼活動。「普茶」名稱源自大陸叢林中,每年中秋節,以吃茶的方式,大眾聚在一起,談談各自修行心得,並互相砥礪。

團體最早舉辦中秋普茶是在民國七十六年左右,師父在華藏講堂與廣論同修共度中秋,師父慈悲和藹地和大家談了許多高僧大德的行誼,以及自己修行中所見所聞,大家在輕鬆的心情下增長了學佛的信心。

隔年中秋前後,師父又與廣論同修一起普茶,詳述了自己學佛出家以來的點滴往事,當時廣論研討班已開辦,同修們在師父慈祥垂視下,對於廣論的學習產生了極大的好樂心。自此,研討班便於每年中秋節前後,舉辦普茶聚會。

隨著師父弘揚廣論的因緣越來越盛,各班無緣請師父親臨開示,但大家聚會仍以師長功德為主題,以自己的受用心得做法供養,或舉書中所見高僧典範、因果故事,彼此策勵。

近 年來,廣論班越來越多,普茶的形式也有點變化,有的區域教室跨班舉行聯合廣供、讚頌、聯誼,凝聚區域的向心力;有的班級帶家人去踏青、放生,藉機讓眷屬認 識團體,了解師長功德;有的班級找個定點,輕鬆地談論學佛心得與師長行誼;不管以何形式呈現,大家不忘以猛利心,回向善知識久住娑婆,教法廣興,利樂眾 生。

每年中秋節前後,各地研討班陸續舉辦「普茶」聯誼活動。「普茶」名稱源自大陸叢林中,每年中秋節,以吃茶的方式,大眾聚在一起,談談各自修行心得,並互相砥礪。團體最早舉辦中秋普茶是在民國七十六年左右,師父在華藏講堂與廣論同修共度中秋,師父慈悲和藹地和大家談了許多高僧大德的行誼,以及自己修行中所見所聞,大家在輕鬆的心情下增長了學佛的信心。(原文網址)

  • 中秋普茶
    來到陽光花園,才知道舉辦活動是在昨天下午4點到昨天晚上9點,昨夜陽光花園有600多位我們廣論班學員,圍繞在陽光花園,盛況壯觀歡渡一年一度的中秋普 茶,分別是桃園支院和中壢教室的學員。...花園主人是國防部中科院退休,去年7月參加我們福智的企業營,很有感受,去年報名來讀廣論秋季班,在我們桃園 支院讀廣論研討班。今年花園的女主人,也來參加我們福智的企業營。夫婦倆人對無限生命很有改變。